择梧

但愿风雨来,能留你在此

在玩第五,沉迷游戏的同时cp脑还是在运转hhhhh

不负责人的想想,语言枯燥,充满自作多情。
看到的人就当我在说笑吧。不建议看它,会浪费您生命中的几分钟。

但是我实在是想说出来。

注意到一种情况,求生者倒地的时候会流血,到一定程度便会死亡。
但当监管者抱起人类的时候,这个死亡的过程便停止了。如果他中途抛下,流血与死亡仍会继续——直到三次之后,求生者又会重新站起来。
问题就是,自身的死亡过程停止的时候,屠夫还在把人带往另外的死亡道路上去。
在看多了这种生与死的过程之后,就有种特殊的感受,说不出来。

另外一个方面,为什么这个游戏还会被戏称为恋与监管者。明明监管者并没有人的形态,几乎都是死亡/改造后的“重生”,换句话说,这些外貌各异的监管者可以用另一个词称呼,有或者没有贬义——

怪物。

由于游戏机制(1V4)的特殊性,人类玩家居多,而玩家在进入游戏时,会把自己代入角色。角色不再是角色,而是“我自己”。
那么这个“自己”,为什么会喜欢“屠夫”?
会喜欢这个带来“死亡”的角色?
是因为能够不断重生,参与下一场游戏?因为他们高大而有力?因为他们曾经是人类有过各种凄惨或离奇的遭遇?
——因为人类惧怕却向往死亡?

在这种带来“死亡”的“爱情”里,生命在生与死的的交界之地徘徊。
“我”在惧怕,同时又满怀欣喜。

——“你是个怪物,可是我爱你。”
——“我相信在死亡丑恶的面具下,仍有美丽存在。”

相信不可名状感情的存在,那是宛如悲惨世界中的赞美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哎这样说是真的不切本游戏主题了(笑),因为求生者总是在逃亡呀2333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,认真去参与的人也不会愿意站着挨打。
而且“抱”这个词其实本身就有点暧昧的意思,说起来也算是误导人。如果是内测那种拖着人走的话,估计我也不会有这些花花想法了(扶额)。

其实还想到了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角色,佣兵。
其他角色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私心,想要回自己的父亲,想要金钱,想要梦想成真——
他的描述里却是“一场危险的游戏会给他带来战场的体验”。
这个死亡之地是他内心的归宿。
带有面具的屠夫是归宿的迎宾者。
面对官方的这次改动,我倒是在想,它想告诉我们什么?奈布他到底有没有想过,要逃出庄园?
——是重新回到平淡的生活中还是留在归宿之所?

哎大晚上的想什么呢,打游戏去了。

随脑一想,不认真的

今天脑内又重复了一遍一直在和朋友聊起cp时说的这句话:

有什么比驯服野兽的剧情更美味的呢?






在他遇到你之前,他可以孤独,可以无趣,可以站在某个顶峰藐视众生,所有人看他只看到一个高傲冰冷的身影。
但是你就不一样了啊,你一开始站在他的哪边不重要,只要你抱抱他,拉拉他的手,对他说俏皮话,他就能笑着生活在你身边。
因为你知道这个人从来都是让人心疼,你看得到他的力量并为此倾心,也能知道这份力量让他受到的苦楚,所以你的安慰总能在点上,而不是在他的伤痛外面无能为力地原地踏步。拥有能力的人都必受到伤害,所以你也知道他害怕的不是伤害,是没有你。

“你是我世界的全部,为了你我无所不能。”

你就可以笑着,摸摸他,给他一个吻,对他说: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



……碎碎念一下
……唉说得我都有点害羞了,吃的cp大都是这种可以从恋人那里获得抚慰和安宁的感觉的,无论是blbggl吧……诶话说我好像还没吃过百合,没遇到过心动的。
那句话是紫罗兰永恒花园里的一句话,在第一集末尾的一封信
“第一个对我那么温柔的人,就是你
你是我世界的全部
为了你,我无所不能
我想知道你的心意,我想了解你的内心
即使现在分隔两地,我仍然爱着你”
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有缘人自能体会到……吧。
(刚刚要发表看见一个版权声明,什么意思啊?让我来玩一玩哈哈哈)

隔空喊太太们……哨向paro了解一下……?
哨向啊超带感的!qwq

不过二设要很多了,这个要贴原作就有点难办。
——普通人au也很好啊太太们(哭喊着)
过几天(如果可能的话)抛块砖引个玉啥的OTZ
哨兵1146向导3803←带感!
然后
哨兵巨噬×向导树状←!了解一下邪教cp
日天日地的癌哥ummm一定就是那啥中二的黑暗哨兵←(谁设定的这中二名字(×)

来嘛!欧美设定走起

还有诸如灵伴梗我cp怎会不走这条必经之路……!









呃呃呃还有那啥abo
alpha!1146,Omega!3803←棒呆,我以前居然还问我同桌bg为什么还要abo我真愚蠢愚蠢是我
有什么比软软的Omega小姐姐更美好柔软的吗?
然后是
alphaNK姐姐←超酷炫
alpha巨噬老师←也超酷炫
还有NK和杀伤T的AA之战←犹豫着吃不吃
伪装成beta的alpha癌桑←好可怕(等等)
其实不用这么仔细设定全了,挑一对拉出来开车就是了(等等这么随便的吗)

【白赤】关于1146君有所不知的情书一事

*刀预警

*各种bug和ooc,文笔奇差,人还咸鱼,别骂我就好(。)

*可以的话↓




一开始只是无心之言罢了。

 

要说源头,那大概是一次无法理解的血液流速加快,心跳加速,接近表皮的地方红血球们挤得晕晕乎乎,让体表温度升高不少,多巴胺内啡肽在血管内欢呼着飞奔,仿佛盛大的庆典。

如此水平的兴奋在这具身体里还是第一次见到,巡逻在血管中的白细胞一度陷入迷惑之中,虽然没有搞明白外面的事情(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明白),但是仍然产生了好奇之心。

 

“是这样的,我刚刚从脑细胞那边回来,他们说,身体的主人收到了情书,上面还附着一朵红玫瑰!”

红血球3803向他解释道,他替两人都接了一杯(祥和的)茶,和她一起坐着聊聊当时的事情。

“情书?”

“我也不是很明白......但是,应该是很棒的吧!据说是用来传达心意的东西。”

“传达心意,直接向对方表达不就好了吗。”

红血球抿了一口茶,没有接话。

他当时还没有察觉,还什么都不知道,于是便没能理解这个时候女孩为什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后来他四处寻找她的踪迹时回想往事,才猛然领会到此时的沉默是如此可贵。它就像一串密码,像远古的星星传来的信号,像夜莺最后的歌声,等待着特定的人去理解,没有人理解就只能接着沉默下去,直至化为风沙。

那是他只是感觉好奇,仅此而已。

“那你有什么想要传达的话吗,红血球?”

 

 

 

当然是有的。

每次被救下来很感谢,帮忙买的茶很好喝,能记得全身的路很厉害,每天工作真是辛苦了,以及挡在身前的样子很帅气......什么的。

 

——如果有一天见不到了,会很伤心,诸如此类。

 

她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,遇到各种困境的话,单凭红血球根本束手无措。除了各种入侵的敌人,还有表皮的擦伤以及各种出血,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吸到外面的世界去。

如果有想说的话,还是尽早说出来比较好吧。

话虽如此,真正提及行动,很少有人能在感情这件事上雷厉风行,话到嘴边却不能说出,于是一拖再拖。

自己也是擅自地、带着侥幸心理利用着这三十兆两千亿的奇迹,是不是太过于悠闲而无自觉了呢。

总要做出行动的。

 

 

 

 

她靠着墙缓缓坐下,捂着伤口的手上红色的液体几乎染红了整只手套。

巨噬老师的出现还是晚了一步。

身体除了疼痛以外,对于自己溶血的认知,也涌起了恐惧与悲伤的感觉。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,那封情书还在,什么都没有沾染上,中间一折便于塞进工作服里。

于是她不能自抑地想到昨天的休息,她悄悄地跑到人较少的地方,伏在箱子上,用从树状细胞那里借来的纸笔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。

她还记得自己说明来意时,树状细胞的表情有些复杂,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,却最后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头,让自己帮忙向巨噬老师问个好。

写情书啊——明明是那么开心的一件事,她却发现自己泪流满面。胸口洋溢着奇特的幸福,是那种无法名状的、无比瑰丽的感觉。这种感觉朦朦胧胧的,似乎是在幼小时,躺在摇篮里,听巨噬老师念那些童话故事。


“拿死亡来换一朵玫瑰,这代价实在太高,”夜莺大声叫道,“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宝贵的。”


她看着自己的手上的鲜红。


【“然而爱情胜过生命,再说鸟的心怎么比得过人的心呢。”

于是她便张开自己自己灰色的翅膀朝天空中飞去了。她像影子似的飞过花园,又像影子似的飞过树林。


“快乐起来吧。”夜莺大声说,“快乐起来吧,你就要得到你的红玫瑰了。”

“我要在月光下把它用音乐造就,献出我胸膛中的鲜血把它染红。我要求你报答我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你要做一个真正的恋人。”

 

 

 

“是1146君呢,好久不见。”

正在巡视途中,偶然碰到了巨噬细胞,请他去喝一杯茶。由于还有工作在身,他礼貌地拒绝了。

“啊,对了,请问有没有您见到......红血球,编号是AE3803的那位?最近一直没有见到她。”

刚刚转身的巨噬身影似乎顿了一下,回头露出了一幅歉意的表情。

“——真是抱歉啊,最近太忙忘掉了这件事——那孩子前几天让我帮忙代交一份东西。”

她让他稍等,转身进屋。再出来的时候,手中拿着一封信,上面的一角画着红色的花朵。如此明亮的颜色让他不禁想起了女孩的样子。

是情书吧?巨噬故意问他。

他没有回答,拉了拉帽檐匆匆告别。

 

 

 

 

关于情书,他还有许多事情有所不知,比如手上这封信是怎么写成的,比如她为何一定要别人来送。

但是这封信一定是有意义的,它似乎在发烫,每一个字都能让他想起和3803在一起时共度的时光。

从心底一直传来的悸动告诉他,快去找她,快去告诉她你的心意吧。让一个女孩子先告白什么的一定会引起她的不安,在等待的这段时光里担惊受怕,快去结束这样的过程吧。

让她再次露出那样,美丽的、羞涩的微笑。

 

他沿着痕迹折了一下那封信,塞进上衣的口袋里,想了想,又拿出来塞进内侧的口袋,是贴近心脏的位置,这样才安心。

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,如此庞大的身体,工作细胞众多,在某个时候擦肩而过也许都没发现吧。

但是说不定就会在哪个拐角相互遇见,在不经意之间命运之神也许就会让自己与她相见。

总有一天能够遇到的。

 

“喂,1146,愣着干什么呢!有情况出现了!”

他浅浅一碰那封信的位置,然后向着目标方向跑去。


在那一刻,能够听到自己内心声音的不断的呼喊——

爱意之信啊,请带来幸运和力量,直到我与她重逢。

 

—fin—

 

 

*选段是王尔德的《夜莺与玫瑰》。

*原作里树是舍不得夜莺牺牲生命的,这里想和树状细胞做个对应,结果(能力不够)大概是没有成功了....OTZ


我这又是何苦来哉!

for you
……还是有点害羞呀

想了想,就算是好的东西也不能看得太多。
一方面留一口是一口,看一次少一次;
另一方面,恐怕是承受不住而感到倦怠。

在不务正业地搞翻译
《黑桃国皇后跌宕起伏的一生》
作者太太,什么时候给我授权!
哭喊着

最怕翻译到一半,作者突然:抱歉不能给你授权
那就以头抢地长歌当哭吧(笑了又哭了)